學習時報:改革開放40年中外合作辦學辦學之路

發布時間:2019-02-18 10:39

               在改革開放的歷史進程中,教育在其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以鄧小平作出擴大派遣留學生的重要決策為起點,中國教育對外開放邁出了歷史性步伐。40多年來,作為跨境教育在我國境內的主要形式和我國教育對外開放的重要內容,中外合作辦學事業蓬勃發展,從國家教育改革發展事業的有益補充發展成為不可缺少的重要組成部分,在扎根中國、融通中外中走出了一條不平凡的“中國路”。
 
              在探索中起步。改革開放初期,封閉半封閉的國門打開后,我國教育對外交流得到全面恢復和初步發展。1983年中德合作南京建筑職業技術教育中心成立,1986年中美合作南京大學—霍普金斯大學中美文化交流中心成立,這分別是中外合作職教和高教機構誕生的標志,可以說合作辦學在探索中起步。1986年,國家教委首次就規范教育合作項目的管理工作發布《關于加強合作項目學校建設的意見》。1993年,中共中央、國務院頒布的《中國教育改革和發展綱要》,明確將中外合作辦學等形式的對外教育交流作為一個整體,全面規劃其推進實施。同年,國家教委發布的《關于境外機構和個人來華合作辦學問題的通知》,則為合作辦學走向正規化發展奠定了基礎。這一時期,從一開始就旨在引進優質教育資源、讓中國教育事業充分吸收借鑒世界文明成果的合作辦學,以項目合作為開端,重在合作項目的學校建設,與民辦教育一道打破了計劃經濟時代的一元辦學格局,為一批有出國留學意愿的學子提供了“不出國門留學”的機會。
 
              在市場經濟轉型中快速發展。上世紀90年代,我國教育立法工作取得重大進展,合作辦學在教育立法的快車上迎來重要的發展機遇期。首先是伴隨著以教育法為核心的較為完整的教育法律體系逐步建立,合作辦學的主體、內容、途徑、管理權限及其重要性等在其中都得到了體現和確認。其次是在后續一系列政策設計中不斷細化、走向規范管理,特別是1995年國家教委頒布的《中外合作辦學暫行規定》,就中外合作辦學的意義、性質、應遵循的原則、審批標準及程序、辦學主體及領導體制、證書發放及文憑學位授予、監督體制等進行了全方位的詳細規定,搭建起了合作辦學政策的基本框架,為合作辦學提供了直接可遵循的政策依據。這一時期,合作辦學規模迅速擴大,截至2002年底就已經覆蓋整個教育體系。在市場經濟大潮中,中外合作辦學為吸引外資注入中國教育發揮了積極作用,也為變革我國傳統的教學和管理模式、促進不同學校之間的良性競爭、提高辦學質量和效益發揮了積極作用。
 
             “入世”后推動有法可依、調適發展。加入世貿組織后,我國陸續修改多項政策法規。作為教育服務貿易重要形式的中外合作辦學,由此也進入了調適發展階段。這種調適是在對兩份重要文件的遵循下進行的。一份是2003年國務院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外合作辦學條例》,另一份是2004年教育部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外合作辦學條例實施辦法》。這兩份文件解決了“有法可依”的問題,為合作辦學健康發展提供了有力的政策保障。這一時期,合作辦學規模增長相對放緩、數量趨于平穩。其中,最引人矚目的工作是以提高辦學質量、規范辦學秩序為目的的合作辦學評估工作的啟動。通過建立質量評估機制,就合作辦學機構和項目的辦學思路、資產管理、教學質量、師資隊伍、社會評價、內外部效益等關鍵內容和環節進行評估、加強監管,從而有力強化了國家對合作辦學的規范管理,促進了依法辦學,提高了合作辦學的水平和可持續發展能力。
 
              邁向轉型升級、內涵發展的新階段。伴隨著中國教育對外開放從“擴大”邁向“做好”,中外合作辦學亦進入轉型升級、內涵發展的新時代。2010年中共中央、國務院頒布的教育規劃綱要,積極鼓勵探索多種形式利用優質教育資源,辦好若干所示范性中外合作學校和一批中外合作辦學項目。教育部隨后陸續出臺一系列規范性文件,推動合作辦學政策法規的不斷完善。2016年初,中辦國辦印發的《關于做好新時期教育對外開放工作的若干意見》明確提出,要“完善體制機制,提升涉外辦學水平。通過完善準入制度,改革審批制度,開展評估認證,強化退出機制,加強信息公開,建立成功經驗共享機制,重點圍繞國家急需的自然科學和工程科學類專業建設,引進國外優質資源,全面提升合作辦學質量”。隨后,教育部在《推進共建“一帶一路”教育行動》配套文件中提出“絲綢之路”合作辦學計劃,中組部黨組、教育部黨組還發布《關于加強高校中外合作辦學黨的建設工作的通知》,指導中外合作辦學黨的建設。這一時期,中外合作辦學事業取得了長足發展,輻射作用也日益凸顯,在國內社會的認可度和國際社會的影響力亦逐漸顯現。截至2018年12月,全國經批準設立或舉辦的中外合作辦學機構、項目總數為2389個。中外合作大學生源遍布70多個國家和地區,吸引和招收優質國際生源成為其新亮點。
 
             經過40多年的不懈探索,我國已成為全球一流大學和優質教育資源最大辦學合作方。合作辦學拓寬了我國人才培養途徑,豐富了國內特別是高等教育資源的供給,同時也以文化交流窗口的形式,服務中外人文交流、促進全面對外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溝通中國與世界的重要途徑。
 
            在新的歷史起點上,中外合作辦學已上升為中國全面深化改革、擴大對外開放、做強中國教育的重大要舉措。一方面,隨著我國經濟水平發展躍升、人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教育消費和投入力度不斷加大,人民對教育提出了更多更高的期待,對中外合作辦學資源引入、過程監管和精準服務也提出了新的要求。另一方面,習近平總書記有關合作辦學的最新論述,都昭示著中外合作辦學在中央新一輪教育對外開放國策中的戰略意義,都表明高水平辦學才是未來方向。
 
            展望未來,中外合作辦學要在以下方面繼續發力:一是引進一流資源的同時也增強對國際教育的供給。二是更好地發揮好項目、好機構的示范引領以及對國內教育教學改革的“輻射”作用和“鲇魚”效用。三是分類引導和優化布局,避免國內學校低水平重復建設和過度競爭,優化中外合作辦學的區域布局、辦學層次布局、學科專業布局、外方院校國別布局,在合作辦學中做強各級各類教育、辦出一流。四是既開“窗戶”又設“紗窗”,提高資源引入、過程監管和精準服務的水準,做好教育涉外辦學監管工作。